分享到:

戊戌贺岁 · 南部档案 05 百乐京

2018年2月18日 更新

一行人回到道观中,见满墙的杂草,张千军万马告诉他们,在深山之中这样的寺庙道观有三十余处,规模都非常庞大,所以当地被叫做百寺堆,后来一把山火烧的差不多了,当地的宗教环境才逐渐衰弱下去。之后土匪经常盘踞于这些寺庙道观的废墟之中,平日里穿着道袍,他就混在其中,但是毕竟没有修葺,他师父之后,土匪的生意不好做,山中的年轻土匪都去当兵了,年老的陆续都老死在山中。这些废墟也只剩下这个道观,还可以勉强住人。

而阿匕族是当地苗瑶混居之后的一个地域性的民族,其实有四到五个民族混居,集寨依山而建,有六个大寨子,外寨子有三千多户,叫做金牙峒,也叫做百乐京,是唯一和汉族混居的地方,这个峒的人以金牙为美,节假日会以金粉涂牙,上街集会。百乐京前有一条河,一边通到山西,一边直接接红水河,是茶马古道上一条通往中原的河运小道,所以百乐京非常发达,各种行业的人在这里的驿馆每天络绎不绝,人数比三千户实际上多出好几倍。一到晚上,华灯满街,远看就像山中的一片银河。因为各个民族都有,所以各色宗祠、服装、小吃、澡堂子,好是热闹。

百乐乡之后的深山,汉人就几乎很难进去,只知道里面还有五个大寨,除了洗骨峒之外,在山谷的最深处还有一个寨子,连名字别人都不知道,只知道那个峒的人对外卖一种泉水,似乎有特殊的用处,只好称呼为鬼水峒。

张千军万马是汉人,也曾经偷偷潜入过百乐乡后面的寨子,只进到过第二个寨子,买过一种特殊的大烟,再往后他只有无数的传说。

张海琪看着道观啧啧感叹,说出家就出家,何必住这种地方。张千军万马说道:“话不能这么说,出家人吸风饮露,有方草席就够了。”

当晚,张千军万马砍柴,烧洗澡水,炒了三个菜,开了一坛酒。张家驻湘西办事处,就这么再次开张了。

吃完饭,三个人就不再说话。约定了明日进百乐京。

洗澡的地方在厨房后面,是一个四方形的砖头池子,用各个祠庙的老砖烧黄土胚子做的,张千军万马里面用了牛粪,但是没和张海琪说。张海琪关死了四周的房门,吹熄了油灯,整个大殿就一个洗澡池,大殿顶上破了一个大洞,月光从上面下来。赤条条的白皙的胴体,精致细腻,在月光下白的没有一丝血色。

张千军万马睡在房梁上面,能听到水声,完全睡不着了,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头上的瓦当,忽然坐了起来,翻出师父的古琴,胡乱弹了起来,基本功是有的,只是曲子不知道是哪首。

小张哥一个人躺在外面巨大槐树的顶部,露着诡异的笑容:“出家人。”

说实话,今天他是有几分醋意的,如今只能看着月亮,老道士的头骨就放在他树干的对面,他看着黑漆漆的眼洞。

“你说我们到底喜欢她什么呢?”小张哥疑惑的问道。

第二天天亮,阳光很好,深山的雾气很快就散掉了,千军万马显然一晚上没睡好,被小张哥拖起来,吃着粗粮糍粑,讲解几个寨子的方位和不同的地理位置,张千军万马看着小张哥,说道:“问题就在这里,在上一个寨子里的人,只有少数人知道怎么进入下一个寨,中间山路峡谷道路繁乱,犹如迷宫,我们靠混是混不过去的,我们得找到对的人,让他们带我们过去。”

“找谁?用钱收买么?”

张千军万马摇头:“恐怕看两位的身家,在百乐京呆不过三四天就要回乡,这些人都是土司和大官,附近的山都是他们的,钱恐怕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
张海琪看着小张哥,后者对张海琪:“如果族长在这片寨子里,就说明,有一个汉人已经进了六大寨,如若不是常例,则寨子中肯定生有大变,汉人进到阿匕族的政治中心,恐怕整个六大寨的土司的关系已经不是我们想的那样。如果我猜的不错,进到百乐京我们一定马上就会感觉到什么。”

评论
  • 千年稻米粽:

    我是第一个??

    回复
  • 张:

    这更的时间不对啊

    回复
  • 蛇祖:

    呜呜呜小张哥喜欢那个张海琪啊呜呜呜贼难过

    回复
  • 胡小柔:

    三叔之日常挖坑还不回填!

    回复
  • 路明非:

    张千军还是张千军万马。。

    回复
推荐链接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