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
戊戌贺岁 · 南部档案 09 人有不同的活法

2018年2月21日 更新

小张哥说完那句话之后,在树上纹丝不动,仍旧看着下面的送亲队伍,张千军万马看着小张哥,时光飞逝,很快送亲的队伍就走到了尾声。张千军万马看到小张哥满头是汗,但是仍旧没有行动。

一开始张千军万马还以为小张哥是在凝神酝酿什么举动,看到队伍逐渐走完,张千军万马才忽然醒悟过来:“你该不是,没辙?你不是说你随手就能想出一个办法来么?”

“办法我早就有了,我只是对你不放心而已,不敢用而已。”小张哥指了指一个方向:“这些队伍都穿着彩服,我们无论从哪儿接近,都容易被发现,唯一能下手的就是队尾。我原本以为队尾的人会比较松懈,但你看他们队尾。”

队尾的人骑着马,清一色裹着白头巾的小伙子,能看到腰间都有短铳。

张千军万马点头:“人家早有准备。”

他擦了擦汗,回头看小张哥,看到对方眼神炙热的看着自己:“来不及了,千军万马,我们赌一把吧”。

“赌什么?”千军万马胆怯的往后缩了一下,小张哥一下去解千军万马的裤腰带,千军万马大惊失色,但是小张哥似乎对于解裤腰带非常的熟练,瞬间裤腰带已经被他扯了下来,他自己背负双手,快速的用裤腰带把自己的手捆上。

人手反负的情况下,很难用手指工作但小张哥的手腕关节非常灵活,整只手几乎可以反转过来。

“你干嘛?”张千军万马提着裤腰带惊讶的看着小张哥,小张哥低声喝道:“背上我!”说着往张千军万马背上一跳:“下去!”

张千军万马还没反应过来,小张哥一蹬树枝,两个人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。落地张千军万马一个趔趄,差点跪倒,小张哥就开始大喊:“放开我!”

送亲的队伍目瞪口呆的转头看着他们两个,小张哥在张千军万马的耳边说道:“快说,你把刚才打新娘的人抓回来了。”

张千军万马一脸蒙蔽,但看到前面的送亲队伍开始抽出刀来,立即大喊:“等一等,我把刚才打新娘的人抓回来了。”

送亲的队伍开始面面相觑。

小张哥继续在他耳边说道:“说:我要见首领,有没有赏?”

张千军万马对着队伍大喊:“有没有赏?我要见首领!”

队伍还是面面相觑。

小张哥忽然开始号啕:“我和新娘两情相悦,我爹是前两广都督,现在大总统身边的红人,我给美国人办事的,你们敢动我试试!”

一个传一个,很快整只队伍就停了下来,后面的白头巾上来把两个人围了,不出一只烟的功夫,在头上的一个头人带着一个亲眷就骑马下来,催促队伍继续往前,自己下马来到张千军万马面前。

张千军万马满头大汗,不知道怎么办,那头人就来到他面前,看了看他,抓住小张哥的头发,把小张哥的头拎了起来,让亲眷看,亲眷立即点头。用听不懂的语言说了一句。然后指了指张千军万马。
头人看着张千军万马:“我认得你,你是山里的要饭的。”

“我是个道士,我在山里修行。”张千军万马一下怒了。

“你刚才不是拉着他逃么?怎么现在又抓了他回来?”

张千军万马愣了一下,瞬间被对方说服了,小张哥在他背上轻声道:“你说:刚才我是雇你当保镖,你职责所在,但是事后我不肯付钱,所以你怒了,就把我抓回来了。”

头人看着背上的小张哥,张千军万马刚想复述,头人就阻止了:“你们两个以为我聋的么?你们在唱双簧么?挑断他们的脚筋,带着去姑爷家里发落。”

评论
  • 苏子渊:

    谢谢三叔更新

    回复
  • 邪吹:

    没想到这网站还在更新,还这么快,厉害

    回复
  • 路人甲:

    坐等好戏。。。

    回复
  • 乙:

    站着

    回复
  • 张千军万马:

    什么鸡巴名字

    回复
  • 你们两个以为我聋的么?:

    笑得不能行

    回复
  • 脚筋:

    干嘛挑我?

    回复
推荐链接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