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
戊戌贺岁 · 南部档案 10 尴尬

2018年2月23日 更新

头人说完所有的短铳都掏了出来,一边三个白头巾下马直接拔刀围过来,不做任何的犹豫,张千军万马时间只够后退两步,都没有时间问小张哥怎么办。一个白头巾直接过来扯他的发髻。张千军万马躲过,一把把小张哥丢到地上,直接结出一个手印:“请祖师爷!五火正法神霄灵火!”

张千军万马双手瞬间着火,直接对着面前的人一甩手,甩出一条火龙,那人翻身躲过,用不懂的语言大喊,似乎是在骂有妖法。

张千军万马翻动手印,手速非常快,双臂一夹胸口,“起乩!”浑身都道袍全部烧了起来,小张哥妖娆的躺在地上,惊叹道:“可以啊。”

所有人顿时不敢上前,张千军万马一拍后背的木头匣子,从火中拍出一根火剑,凌空转身回旋踢中,火剑旋转直接刺向一个白头巾,白头巾勉强躲过,张千军万马的身子几乎瞬间就跟了上去,火剑落地的瞬间,一把抓住回盒,滚地翻身,身上的火在泥泞的地里瞬间熄灭,然后朝着树林的深处狂奔而去。

等他跑进了黑暗中完全看不见了,白头巾才反应过来,头人冷笑了一声:“玩把戏的?丢下同伴不管了么?”

他转头看小张哥,就看到小张哥已经解开了自己的绳子,正站着活动手脖子和下巴。“真是丢脸。”小张哥看着张千军万马跑走的方向。他看了看头人,又看了看已经远去的队伍,说道:“送亲的时间是固定的,刚才追我们已经耽误了一会儿了,所以不能再耽搁了对吧。”

头人没有说话,小张哥的表情变得兴奋起来,看着他们:“你们上来就断人脚筋,看来弄残疾个把人对于你们来说家常便饭,但一点都不高级。”

经历了刚才那一幕,白头巾不敢贸然动了,头人从边上一个白头巾手里接过短铳,对着小张哥瞬间开枪,小张哥以人类不可能达到的速度直接扭动腰部,直接躲过了所有的铁砂,然后接着扭回来的动作直接甩头,嘴里噗一声,一道寒光从他嘴巴里吐出来,像子弹一样直接刺进头人的眼睛里。

头人应声惨叫翻倒,几乎是同时,没有人看清发生了什么,只听到噗噗噗噗声音,所有的白头巾和亲眷全部在一秒内全部落下马来。

小张哥揉了揉脖子,环视了一圈,人都没有死,但是都死死的捂住眼睛,血流如注,有人大骂举铳,小张哥甩头,直接嘴巴里的东西打进铳口,一下炸膛,整只手炸碎。

“刚才那个是搞后勤的,我是正规军。”小张哥蹲到头人面前,头人已经明白厉害关系了,大喊:“谁都不要动!”

有几个忍痛拔刀的,没有再动,所有人咬牙看着小张哥,小张哥对头人张开嘴巴,头人看到了满嘴的刀片,闪着寒光。

一把刀片被舌头舔出来,头人说道:“大爷,放我们一条生路,我们是拿钱吃饭的。”

小张哥看了看头人的裤腰带,瞬间一下解开,头人惊恐万分:“大爷,不要在我手下面前。”

小张哥来到他头边,双脚踩住他的双手,蹲下来把他眼睛里的刀片拔出来,他瞬间疼的扭曲起来,然后从腰间掏出百宝袋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的乳名叫做雾琅,巴里山南花苗花渣寨的,所以叫雾琅花渣,这些都是我的兄弟,大爷我们有眼不识泰山,你放他们走。”

小张哥用膝盖压住他的脸,拨开他的眼皮,开始帮他缝眼球,雾琅花渣疼的整张脸都扭裂了,之后小张哥放开了他,给他水自己冲洗,他洗了半天,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看到小张哥已经用他的裤腰带,又把自己绑了起来,自己趴到了马背上。对他招手:“来,快来啊,快过来。”

评论
  • 西西:

    哈哈哈哈小张哥好可爱

    回复
  • 哈哈哈:

    哈哈哈,解裤腰带君

    回复
推荐链接
博聚网